三间书房

以前我有个邻居,是杀猪的,他老婆是卖化肥农药和日用品的,他们赚了许多钱,是名副其实的土豪。有一年过年,我去参观了他们新盖的三层楼房,每层120多平方,就是大气。每次我搬家卖书的时候,就会想起他们家有三个书房。

惯例的开端

鲁国有一条法律,鲁国人在国外沦为奴隶,有人能把他们赎出来的,可以到国库中报销赎金。有一次,子贡在诸侯国赎了一个鲁国人,回国后拒绝收下国家的赔偿金。孔子说:“子贡呀,你以为你干了好事吗?你收回国家的补偿金,并不会损害你的行为价值;而你不肯拿回 … 继续阅读 惯例的开端

理解万岁

小时候在旧书摊买过一本甲A球星的画册,是当时有名的球员资料,每个人还会加一句球迷寄语。结果好几个都写了:理解万岁。看的时候觉得很无聊,如果今天再看我想还是会觉得很无聊,但这四个字的含义更深刻了,可能超越了说出来那个人的本义。

错过了

很多年前,旅游卫视有个节目叫卫视先锋,有一天的下周预告是木马乐队,于是期待了一个星期,结果那天晚上有线电视信号出了问题,错过了。又有一年,阿森纳打进欧冠决赛,于是期待了许久,结果一个强台风,全市停电,又错过了。那个时候没有互联网,错过了就是 … 继续阅读 错过了

对自己的想法负责

又一本书即将被卖掉,我还没看完,我想它的某一页可能这样写着:一切好的、坏的、健康的、消极的想法,都产生于我们内部,是我们面对一种状况时闪过的可能性,人应该对自己的想法负责。

邪路

颠三倒四的话令人讨厌,但我们又忍不住想说,什么:世上本没有邪路,走的人多了,便有了邪路,邪路多了,又没有邪路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