邻居

 我家里有一个邻居叫世江,我们和他们的关系是这样的:世江的姐姐是我姑姑的家婆,然后世江的女儿的女儿叫翠琴是我的同学,世江的姐姐一个孙子(我姑妈的侄子)叫旭晨也是我的同学。旭晨的爸爸和翠琴的妈妈是表兄妹,旭晨的爸爸是世江的外甥,翠琴 … 继续阅读 邻居

大街上一眼望去

 小时候,我躺在沙发上看电视,我的奶奶说“你不知死啊,以后近视你就知。”我说“近视怎么样。”她说“近视要天天戴个眼镜,好象阿茂一样,他说惨过扛个枷锁,哭得眼睛都肿了。”后来我就不躺着看电视了。有一天,我戴上爷爷的老花境,发现世界是 … 继续阅读 大街上一眼望去

炒 米果 条

 “米果 条”类似于广州人所说的河粉,用米和水按一定的比例捣成浆,再炊成薄片而成,是我们那个地方常见的食物,以前只有逢年过节才有的吃,当然现在已经很普遍了。最直接的吃法是蘸酱油,最常见的是炒。小时候只有炒当季的自己家种的 … 继续阅读 炒 米果 条

脑中的故事

我是一个汉朝人,他们告诉我“身体发肤受之父母”。于是我15岁以后,就把头发盘在头顶,从此不再理发。可是我的头发长得太快,目前盘在头顶的头发,形状已经大过我的头,让我很苦恼。不知诸位有何好建议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