脑中的故事

世界上的音符是有限的,排列方式是无穷大,当毕竟也是有限的。 某一天,世界上所有音符的所有组合方式都被排列过了。于是世界上再也没有新的音乐了。 有个南方的无聊青年,费尽一生研究发明新音符。未果。

十年

突然很想听《OK Computer》就想起了这个词——十年。十年之前我的梦想是加入国家队。现在,国家队成了我骂人的话。你丫是国家队的。 我的一生到底有几个十年。